返回首页
首页 > 娱乐 > 烽火中的一枝白百合——读第十届茅盾文学奖作品《牵风记》

烽火中的一枝白百合——读第十届茅盾文学奖作品《牵风记》

日期:2019-11-08 08:31:54 人气: 4312
纸团儿,大名汪可逾,第十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牵风记》里的女主角。她就像一枝烽火中肆意绽放的白百合,纯净又傲然。《牵风记》以1947年晋冀鲁豫野战军挺进大别山为历史背景,讲述了汪可逾入伍投奔光明,却在

引领风的故事

许怀忠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

“祝贺你!我妻子给了你一个女儿。”医院妇产科的一个电话让准备写草书的书法家喜出望外。他们手中皱巴巴的废纸被扔进装满清水的玻璃杯里。仰天大笑后,我女儿的绰号是“纸球”!

纸球王克宇是第十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风》的女主角。她就像白白白河在烽火中肆意绽放,纯洁而自豪。她散发的清香让我感到淡淡的悲伤。

以1947年晋冀鲁豫野战军进军大别山为历史背景,《风声》讲述了王珂去光明参军但在19岁时死亡的英雄故事。在读之前,我认为小说中会有英勇的战斗场面和英勇顽强的英雄形象。然而,如果我深入阅读,它完全颠覆了我通常对军事小说的看法。

这部小说是根据军队战略过程的时间顺序写成的。这部小说的焦点不是战争的硝烟,而是三个人物的故事,即指挥官、参谋和卫兵,以及一匹马和一把古琴。在故事的前半部分,人物用线描和写实手法一个接一个地呈现出来,使阅读自然流畅。在故事的后半部分,采用了梦幻般的写作方法,大胆的想象和传奇式的写作,使小说充满诗意和浪漫的味道。现实和现实的结合,素描和绘画的结合,让人感到兴奋和无法停止。

如果没有大量真实的战争经历和可信的亲密细节,就不可能在饱受战争创伤的小说中编织和还原这些特定人物和他们之间的故事。没有这种背景下的生活基础,诗意的语言和浪漫的意境都可能变成戏剧性的情感。《领风》正是许怀忠进军大别山的亲身经历。在战争、战场和战争生活中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后,他一个接一个地剥下茧,纺出生命元素的蚕丝,编织出充满人性真实本质的生动生活氛围,呈现给读者。

许怀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应该放开手脚,完成我的最后一张唱片。”当他读到“放手”的片段时,他问记者是否陷入了疯狂的爱情。在我看来,这部小说在“黄河七月桃花泛滥”这两章中确实有“放开手脚”的描写。

野战军强行渡过黄河后,奉命渡过黄河,返回河北省。王克宇担任船长,优先运送前女农民工过河。为了安全渡河,王参谋命令所有的女民工脱掉衣服,以防船翻了,人们掉进水里。他们可以保持一丝生存的希望。

女性农民工跳下梯子,坚决拒绝。参谋王是一名20岁以下的未婚女兵,她带头默默地解开扣子,站在船头,没有穿衣服。女性农民工被震惊和深深感染。一个拥有地位和地位的女兵,豁出去了还没有离开女孩的脸,在那个时代等于放弃了青春甚至生命。

命令完全执行了。所有的女性农民工都是裸体的,异性的眼睛从岸上不同的方向看过来。在这一点上,提交人证实,他读过"放开手脚"的剪辑,但由于"放开手脚"的场景,他并不感到兴奋或窃喜。他只有沉默的尊重。

如果怀里抱着古琴出现在战场上的北平女学生王克玉纯洁、干净、执着、无情,像一条清澈的小溪,那么小说中的另一个人物曹水儿就是一个不断成长的形象。他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没有文化,经常作弊。根据常识,他不会欣赏王克宇,一个如此小的知识分子,很可能只会把王克宇当成一个性猎手。然而,在作者的作品中,王克玉的纯真、冷静和大气对曹水儿产生了“净化”的效果。曹水儿警告自己,绝对不要招惹她!不要用指尖碰她!因此,这位“牵马”的警卫战士,为了帮助小王完成骑马动作,不会用“扶着她的臀部让她搭车”的动作,而是会蹲下来采取骑马的姿势,让小王踩在膝盖上上马。

王克宇和曹水儿在山洞里藏了两个月,以躲避敌人的追击。他们经历了一系列艰难而痛苦的过程,如饥饿、攻击、伤害、绝望和死亡。在这样一个特殊的环境下,王参谋和曹水儿——她称之为“我的好兄弟”——生活在一起,患难与共。他们忍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恐惧、恐惧、孤独和悲伤。在古琴悠长的旋律和老马遥远的哀鸣中,他们保持着兄妹般的纯真感情和探索自然之美的革命乐观精神,坚守着永恒的忠诚和友谊。

故事中的第三个角色,指挥官齐静,是野战军中最有文化、最有艺术修养、晋升最快的干部。他通过古代音乐作品《山川流水》认识了王克玉。他的心里充满了爱,互相欣赏,决心要赢。然而,当小王被抓获并获救时,当他质问小王时,他嘴里吐出了“第一夜落红”和“锯完石头后证明于梅是无辜的”的字样。小王气得说不出“齐静,我从心里鄙视你”的狠话,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小说的结尾是小王死在山洞里,被老马奇迹般地发现,并将风化完好的尸体放入银杏树洞。曹水儿因“强奸”大女儿而被处决。齐静发现了小王的尸体,感到内疚,又害怕又后悔。他终于为王克宇写了“银杏”,吞下40多片维生素C,“平静地”死去。

我曾经被《风的故事》的标题吸引。领风很美。这本书不到20万字。读完之后,我没有意识到“引领风”的意思。再读一遍,你会明白还是不明白。第三次,它似乎在字里行间读出了90岁作家许怀忠的创作勇气和多年积累后的洒脱。读出战场上的鲜血除了英勇、英勇之外,还需要有一股清新柔和的风吹过士兵的脸庞,萦绕着士兵的心;我读到过,不管环境有多糟糕,美好生活的柔软感觉和想法会像风一样永远持续下去。领导风的故事是白白白河,它在战区迎风站立!

“揉过的纸球,浸泡在清水中,会逐渐散开,直到它们回到原来的那张纸上。人们一生也应该这样做。”再看一遍这本书里的“空白页信息”,仿佛看到年轻的王氏职员,像白白河一样在风中摇曳,露出了王清泉的笑容...

吉林快3开奖结果 幸运28购买 云南快乐十分 北京快乐8 秒速快3app

© Copyright 2018-2019 labesk.com 革东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