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首页 > 文化 > 李敬泽VS潘石屹:作家和企业家,一起坐下聊文学

李敬泽VS潘石屹:作家和企业家,一起坐下聊文学

日期:2019-11-04 07:24:32 人气: 1609
李敬泽与潘石屹最近,围绕“那些年,我们读过的茅奖作品”这一话题,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敬泽与潘石屹进行对谈,两人与现场读者分享了自己与茅奖作品之间的故事。李敬泽认为,潘石屹旗下的soho建筑丰富城市本身

“有两种书。有些书当然是很棒的书,但老实说,它们可能又很棒,而且它们与你无关。但是有些书不同。有些书是生活的书。在一个人的一生中,你会遇到一两本书,就好像它们是你一生的书一样。你总是觉得它们中的一切都与你的生活有关。它甚至可以像灯或手电筒一样照亮你的生活。”文学评论家李敬泽这样定义他生活中的书籍。在他看来,如果他能在一生中遇到这样一本书,他可以被认为是一个幸运的读者。

面对浩瀚的书海,也许“经典作品”会缩短我们与“生命之书”之间的距离。什么是“经典作品”?文学经常变化,讲述不同的故事。然而,就毛泽东奖而言,经典文学作品本质上是“它们提供了一种社区叙事,在这种叙事中,几乎所有人或许多人都能找到自己和自我认同”。《平凡的世界》、《白鹿原》、《沉重的翅膀》等,这些书不仅是文学作品,它们记录了一个时代,也记录了那个时代的人物,是社会的缩影和社会事物的扩展。呈现的是一本书,剩下的是巨大的精神财富。

李敬泽和潘石屹

最近,围绕着“当年我们读过的毛泽东奖作品”的话题,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敬泽和潘石屹进行了一次谈话。两人当场向读者分享了他们的故事。

除了商人的头衔,潘石屹在生活中也有多重身份。他是健身专家,热爱摄影,也是文学和书籍的忠实读者。

文学:延伸生命的边界

谈到他接触到的最早的文学作品,潘石屹回忆说,“徐茂和他的女儿们”为他的生活开辟了一个空间,帮助他了解了山外的许多事情,并从此在他心中植入了一种文学情结。文学作品对他来说是启蒙,帮助他在走出世界之前睁开眼睛,提前欣赏世界的风景。如果没有这样的启示,许多东西将不得不被再次认识,即使它们后来被看到。

为了更清楚地传达这一经历,他分享了一个小故事:“有一个孩子天生失明,看不见东西。长大后,他说这种疾病很简单,就是先天性白内障,手术后一切都可以看得见。医院的白内障手术非常简单。手术后,孩子可以清楚地看到世界。但是他并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情,而且他读了之后也不知道。他仍然必须用手触摸它们,只有触摸它们之后,他才能知道它们是木头。”

如果说《徐茂和他的女儿们》开启了潘石屹的文学之旅,《平凡的世界》可以说是他的《生命之书》。在不同的场合,潘石屹一再推荐这本书,甚至说他已经读了七遍以上,还参观了路遥先生的墓以示敬意。“当我的生命处于最低点时,是平凡的世界给了我精神力量。如果你阅读《平凡的世界》,你会知道当人们处于最低点时,你会看到孙少安和孙少平是如何生活的。如果你比较他们,你会比他们强得多,你会立刻有力量。”潘石屹说道。

在这方面,李敬泽认为阅读体验来自不同的生活经历。即使你遇到同一本书,不同的读者也会有不同的理解,并从中阅读不同的生活。“从我作为评论家的角度来看,我可以在1234年写一篇20,000字的关于“普通世界”的文章。但我没有与之相呼应的生活。”李敬泽说:“然而,像老潘一样,从天水一路走来,他的生活肯定会与孙少安和孙少平的生活相呼应。这两个人就像活着一样。这是一种回声。所谓的生命之书正在寻找这种东西。”

一路上,今年是茅盾文学奖的第十个年头。39年来的48部作品构成了中国当代文学的洪流。作为毛泽东奖的评委之一,李敬泽认为如果它真的是一条河,两岸的景色应该是多样的,既壮丽又优美,这反映了中国小说的总体面貌。

“当你谈到史诗时,你肯定是指它一定是巨大而雄伟的,就像《平凡的世界》和《白鹿原》都是史诗般的人物。然而,在毛泽东的获奖作品中,也有毕飞宇的《按摩》和苏丽珂童的《黄雀集》等作品。它可能没有那么大的规模,但它仍然有一个非常独特和尖锐的角度来开启一个非常独特和更加作家的个人风格。这样的作品也很好。”李敬泽说。

除了呼应不同的生活经历,李敬泽说,公认的经典作品必须包含社区叙事,许多人可以发现自己在这个叙事。

建筑:挑战美学的舒适圈

谈到潘石屹,建筑永远是一个不可回避的话题。

关于建筑风格,潘石屹说:“我们用自己建造的房子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抄袭别人。当你游览这个世界时,没有什么建筑像我们的一样。这是第一个。其次,我们也不会复制给自己。我们的每个项目都互不相同。我们总共建造了30多个项目。这被认为是创造。”

李敬泽认为潘石屹的soho建筑丰富了城市本身的“奇迹”。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个过程本身就是想象力和创造力的爆发,这直接反映在城市的风格上。"在像北京这样的城市,你怎么能想象同样沉闷的场景?"李敬泽说。

作为公共空间的构成,建筑本身的公共性有着内在的公共性意见。公众本身有权对建筑物的竣工发表评论。潘石屹认为,虽然做对了不容易犯错,但创造和创新是他永恒的追求。建筑者应该敢于突破审美舒适区,激发公众不同的审美体验。

李敬泽说:“只要这是一座不寻常的建筑,人们就必须做好丑陋的准备。事实上,对我们所有人来说,就什么是美达成共识并不容易。如果一座建筑被放在那里,每个人都有相同的视野,每个人都没有感觉,没有问题。只要它与众不同,就一定会有激烈的争论,争论它是漂亮还是丑陋。”

变革时代的“不变”

“改变”本身已经成为这个时代的一个特征。在这个快速发展的消费时代,有些人常常想知道沉浸在纯文学小说中是什么意思?对此,李敬泽认为,这件事本身不能被判断为“必要”或“不必要”。“尽管我们所经历的客观条件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有一点保持不变。早在潘先生在天水的山里,我在石家庄一栋阴暗的宿舍楼里,当我们拿起一本文学书籍时,我们就觉得它们打开了世界的另一面,另一种可能性,让我们的世界变得更大。”李敬泽说这样的经历从未改变。

以《三体》为例,不同的人生经历使李敬泽和潘石屹对书中的情节有不同的解读。前者读出地球和人类在遥远宇宙中的孤独,而后者感觉森林法隐含着规则和法律的缺失。虽然所产生的想法差异很大,但存在的“不变”是每部作品都扩大了读者发现自己和探索未知想法的可能性。

“也许这就是我们想得太多的全部。但是伟大的文学是你想要的,它有这种能力。”李敬泽说。

© Copyright 2018-2019 labesk.com 革东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