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首页 > 财经 > 最近央妈有点忙:降准后连续开展14天逆回购,节前资金面紧张缓

最近央妈有点忙:降准后连续开展14天逆回购,节前资金面紧张缓

日期:2019-10-27 17:54:44 人气: 4979
税期才过、季末和节假日又来,为了稳定流动性,最近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可谓是“有点忙”,7天逆回购和14天逆回购结合使用,轮番投放下,前几日略紧的资金面有所回暖。与此同时,19日以来,央行多次通过公开市场操

纳税期刚刚过去,季节结束,假期又来了。为了稳定流动性,央行最近的公开市场操作“有点忙”。七天逆回购和十四天逆回购结合使用,资金面略有收紧,几天前已经回暖。

9月25日,央行又推出了一项规模为200亿元人民币的14天反向回购操作。在抵消了当天到期的7天反向回购后,央行实现了100亿元的净回报。资本价格方面,截至当日下午5点,代表性指标dr 007(7日银行间质押)加权平均利率为2.4176%,较前天下降18.64个基点,显示前期资本投资的影响。

在央行的“关照”下,流动性在不同季节和节日基本上是安全的。一些分析师表示,由于资金短缺的缓解和本月底财政支出的增加,预计央行将根据情况灵活开展公开市场操作,本周到期的反向回购可能无法完全对冲。

14天反向回购频繁出现

自央行9月16日下调批准以来,市场流动性经历了小幅波动。减持后,资本并没有明显放松,而是略有收紧。例如,上海银行同业拆放利率(shibor)从16日的2.336%升至23日的2.7590%。

在这方面,大多数市场分析表示,这是由于税收因素的干扰。根据江海证券的计算,9月份纳税因素对央行政府存款(即基础货币的统计标准)的拉动效应至少在3000-4000亿元左右。除了纳税期,央行还在增加资金的净回报率。截至9月17日,央行已于9月提取人民币3515亿元。此外,资金需求增加,隔夜回购贷款量相对较大。

在新的lpr(贷款市场报价)第二次报价发布后,这种紧张的趋势发生了变化。根据最新报价,一年期lpr略微下降了5个基点,至4.2%。超过5年的Lpr仍然是4.85%,与上次相同。lpr的下降趋势稳定了货币政策的预期。许多市场参与者预计lpr将在未来继续下降。

与此同时,自19日以来,央行多次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投放流动性,其中7天反向回购1800亿元,14天反向回购2700亿元,总计4500亿元。在此背景下,短期资本利率24日呈现明显下降趋势,隔夜shibor品种下跌39个基点至2.3690%,7天下跌5.6个基点至2.6760%,但14天期间继续攀升,较前天上涨6.8个基点至2.9520%。

25日,资本面继续回升,隔夜市净率继续下降,报告2.0460%,7天下跌10.40个基点至2.5720%,14天上涨0.10个基点至2.9530%;在银行间市场,截至当日收盘,dr001加权平均利率为2.0153%,下跌33.31个基点;从前天开始。7天期质押式回购利率dr007加权平均利率为2.4176%,较前天下降18.64个基点。

货币中介日报(The daily newspaper)也表示,大型银行、股份制银行和城市商业银行在25日早盘交易中均以加权价格倾吐隔夜资金,资本供应状况明显改善。接近交易日结束时,一些机构开始减少隔夜资金,头寸需求很快得到满足。

"然而,从14天来的市净率走势来看,跨季基金仍然相对吃紧."“这也是央行最近频繁开始14天反向回购的主要原因,”一家证券公司的固定收益分析师告诉《第一财经新闻》。据统计,央行连续5个工作日进行14天反向回购,其中19日、20日和23日为7天反向回购,24日和25日仅有14天反向回购。

中信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明明也对记者表示:“主要有两个原因:淡季和国庆节。”。“假期的截止日期推迟到第一个工作日。如果7天期限太长,它将在国庆节后的第一天到期。因此,14天的时间也是为了不把注意力集中在假期后的第一天。”

此外,月末财政支出的增加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消央行反向回购到期的影响。据wind统计,截至9月30日,1,800亿元反向回购到期,另有1,000亿元国库现金于9月27日到期。

民生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云良表示,短期资金短缺已明显缓解。预计央行将在本季度末前根据情况灵活开展公开市场操作。如果基金在未来几天继续稳定,本周到期的反向回购可能不会完全对冲。

货币政策还有空间,但需要时间。

从近期的公开市场操作来看,不难看出央行的货币政策设置,即力度适度、紧缩适度、流动性始终合理充足。日前,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新闻发布会上强调了这一点。易纲说,经过对国内形势和国际背景的综合分析,中国的货币政策应该保持集中。有必要稳定当前形势和杠杆率。

目前,中国经济处于合理区间,价格处于相对温和的区间。中信证券研究新闻(Citic Securities Research News)表示,易纲的讲话表明,央行对经济下行压力更为宽容,对结构性通胀分化有充分理解。

因此,今年货币政策的主要思路是在短期内加强反周期调整,保持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长率大致等于名义gdp增长率,坚决避免“洪水泛滥”;中期保持稳定的杠杆率,使社会债务处于可持续水平;从长远来看,我们将加大结构调整力度,大力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通过改革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在债券市场,一些分析师认为,在货币政策预期回归中性后,基本面成为主要驱动因素。考虑到国内经济下行压力仍然很大,全球负利率趋势难以逆转,高利率已经出现,10年期国债收益率将在2.8%~3.2%之间。

全球降息浪潮也给国内货币政策操作带来挑战。尽管易纲在上述讲话中指出,“我们并不像其他一些央行那样急于出台更大的降息和量化宽松政策”,但同时,“客观地说,无论是在货币政策工具、宏观审慎政策工具还是在其他方面,我们的空间都相对较大。”

明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从量化工具的角度来看,存款准备金率自2018年以来大幅下降,但仍保持在10%以上,为未来的操作留有余地。对于价格型工具,目前2.55%的7天期反向回购操作利率和3.3%的多边基金(MLF)高于美国,有足够的空间随后使用价格型工具。

与此同时,财政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仍有很大空间。“例如,在财政政策方面,除了提前发行明年的地方政府专项债务外,如果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债务的容忍度也会加大,预算内外的财政空间也会开放。”他说。

© Copyright 2018-2019 labesk.com 革东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